Day 15—10元診所和30元的掏耳朵

5月14日-15日,成都,多雲陣雨

這兩天一直在成都休整,採購,檢測車輛,為進入藏線做最後的準備。

就在其他準備都差不多完成的時候,雷射除毛,我的身體突然出現了問題,昨天下午在酒店睡了個午覺,起床後沖了個澡,就在沖完澡擦乾頭發的時候左後頸肩位置的一根筋突然 劇痛起來,這一痛可不要緊,脖子馬上就不能轉了,肐膊馬上也就不能抬了,躺在床上就起不來了。(爸,您看到這兒別擔心,敘述有誇張的成份……)

這可怎麼辦?!身體會慢慢恢復這我不擔心,但16號我們的車隊就要出發了,這種狀態哪能走啊?!難道要半途而廢……

這種情況半個月前也遇到過一次,是在北京出發前,當時是右肩,也是決定我是否能順利啟程的關鍵時刻,幸虧老朋友駱永紅及時出手,扎了兩次針灸,神奇的好了, (話說這位駱大師之前一直是懾影師,兩年沒怎麼見突然跳出來要給我扎針,而從來沒嘗試過針灸的我居然就讓他扎了,居然還就扎好了,這件事一直猶如神跡。據 說我扎完之後,駱大師一舉成名,很多女粉絲慕名登門,個中細節暫且不表),但這件事給了我一個經驗,我得找個針灸高手才能最快見效了,拉皮

當即在朋友圈發了一條在成都求針灸高手的微信,朋友們紛紛出言獻策,這當中當然也有不靠譜的讓我去富僑,原因是他去富僑洗過腳,汗……幸虧我平時按摩按得比較多,對中醫不能說略知一二,倒也有所耳聞,知道這洗腳和針灸之間是有著很大差別的,才沒有上當。不過話說要是富僑的幾千小妹都會針灸,那中醫倒是有希望了。

在這些熱心的回帖當中,有一條引起了我的注意,說成都有個“十元門診”,是一位著名的針灸師開設的,針灸師的名字是“呂即來”。這個名字倒有趣,聽著就像個高人,“十元門診”也很有趣,但是更像個噱頭,精明如我,對此自然是將信將疑,百度了一下,發現他還有個更有趣的名字—“呂三 針”,好吧,偪格這麼高,偺且會上一會。

今天中午,濕疹,如約來到診所,門面不大,是一個小區的底商,完全沒有想像中的氣派與權威。窗戶上確實貼著“十元門診”,但更大的空間留給了減肥、美容、瘦身的字樣,我猶豫了一下,玻尿酸,還是看到了頸肩腰腿痛的內容,才確定自己可以繼續往裏走。

呂教授在坐診,不像個老中醫,因為本來就不老,而且也不刻板,非但不刻板,淚溝,反而很幽默,面對我這樣喜歡插科打諢的主兒居然不怯,還能用段子回敬,不簡單。

閑話多說無益,先試試真功夫 ,教授拿出三根針,手起針落,只見三道銀光分別落在頭頂、手背和腳背 — 好吧,其實我看不見頭頂那根,也不敢看剩下兩根,但手法嫻熟,進針果斷,毫無痛感是可以感受到的,這便是他自創的獨門祕笈《呂氏怪三針》了,三針分別對應了天、地、人。接著再四針,都扎在手背和手臂上,這七個穴位當中,有些沒感覺,有些穴位痠脹,有些穴位痛楚,拉皮

下面這一幕就有些象電視廣告了,教授讓我動動脖子試試看,我便跟個托兒似的驚呼,呀,飛梭雷射!真的好多了。雖然我表現得跟個托兒似的,但是教授不上當,他說今天這幾 針可以把痛感減少30-50%,連扎三天,可以減少到70-80%。這話一說,我心裏便覺得,此人可信。不過,我卻沒有三天的時間了。

經過了初步的驗證,我便和他聊起中醫的話題和這個“十元診所”的故事,玻尿酸

他是一個有天賦的人,14歲的時候偶然接觸到中醫方面的書籍,便通過自學進入到這個領域;他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人,希望能夠在中醫的傳播和推廣方面做些成績;他也是有責任感的人,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一些看不慣的事情。

“十元診所”便是他的一個嘗試,一個對抗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的嘗試。在他看來,很多常見病通過中醫的方法花個一兩塊錢就可以治愈,根本不需要象現在這樣進醫院做各種檢查,開一堆藥花幾百塊去折騰。十元包括了診費、針灸費以及兩副中藥的費用。目前這個“十元診所”已經開設了5年,拉皮

診所裏還有一個箱子上面寫的是“0元收費”,這是給那些完全沒有錢看病的病人,呂教授讓他們在一張字條上寫著“感謝呂繼來醫生”就算作10元醫藥費了。我看 了這些紙條,有些病人寫了好幾張,說明即便是一塊錢不給,也並不是一錘子買賣,居然還常來常往,大概是呂教授足夠的寬容和善吧。

但是“十元診所”注定是一個虧本的買賣,為了補這個空缺,他很聰明地把針灸運用到減肥和美體領域並且開設培訓班,這部分是可以很好的和市場經濟效益相結合,取得收支平衡。另外通過培訓班也可以起到一部分推廣中醫的作用。

呂教授在指導學員

學員們用一只蘿卜練習進針

但是任何一個好的想法實現起來都會有很多的阻礙,這些阻礙包括一些同行的詆毀,因為他在斷別人的財路嘛。但更多的擔憂是宏觀的,比如中醫界的各種亂象,很多 人利用“國學復興”的契機過度誇大中醫的作用,好像用一種食物就可以包治百病,這些其實是在損害大家對中醫的信任;比如老百姓受到醫藥產業的誤導,就相信 貴的藥,反而對十塊錢可以看好病這件事將信將疑;也比如雖然來學針灸的人多,但大多是沖著針灸美體的商業價值,真正肯潛心係統學習中醫理論拿針灸治病的人少之又少。

和呂教授聊完天,他讓我試試他的減肥療法,並且約我下次來成都的時候免費給我治療一個療程,大概20天,我欣然應允,所以,各位看官,呂教授的減肥療效是否有效,我負責任的說我不知道,但我會是一個很好的活體實驗對象,等再來成都時向大家匯報。

告別呂教授的診所,這個人和這間不起眼的診所變成了一個很好的象征。在廟堂,有多少沽名釣譽之輩掌握各種資源不乾人事;而在民間,又有多少胸懷濟世之才的能人卻困於各種現實,在自己理想的道路上步履蹣跚。

他們,都是在路上的人。

我又想起前天,我在錦裏和寬窄巷子都遇到給游客掏耳朵的“藝人”,每次收費30元,這30元和呂教授那10元形成鮮明的對照,成了當今中國主流社會和民間江湖的兩道輪廓線。

再三聲明:我對中醫基本是門外漢,不具備判斷呂教授針灸療法理論高度的能力,我只能說他給我治療後我的情況有很大好轉,並非馬上痊愈,但基本可以繼續去西藏 的旅程。他開設“十元診所”,並不代表什麼都是免費的,減肥療程的收費應該是市場價格,雷射除毛,去學習針灸也是收費的,我覺得這是應該的,因為如果沒有一個可行的 盈利模式那“十元診所”就只能是一個短命的烏托邦。我尊敬他,並非因為在短短兩小時的接觸中斷定他的醫術有多麼高超、醫德有多麼高尚。我尊敬他,僅僅是因為,他試圖去改變一些東西,雖然他可能無法真正改變,但他有勇氣去挑戰,而他原本可以不這麼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