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佳佳:我和我的投資人臭味相投

  ―― 專訪泡否科技創始人兼CEO馬佳佳

  對話記者:蔡曉林

  (《粵訪談》特邀記者、中國訪談網主編、新視野文化公司主管合伙人、平民聯合基金初級合伙人、天涯專欄作家)

  

 

  摸著石頭過河,我寧願大家覺得我一直是個創業者

  記者:馬總,您好!其實約你做訪談,我們編輯部成員討論了很久,就是給你聊什麼好呢?就我們真的是很怕跟您這種媒體最愛人物打交道。因為你好像都聊得差不多了。就我們找不到太深度的點,然後又怕網友讀者不愛看,噴我們,然後我們想,我們聊點好玩的吧,就比如說我們對你的第一印象,就是“性”,你的泡否科技旂下運營的業務產品,與性多少還有些“沾親帶故”,你自己也在QQ空間冠名自己是杜蕾斯女孩馬佳佳。然後我看你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的時候,表示不管是開實體情趣用品店或網絡商城,都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。並表示自己是在醞釀以點帶面的未來大事。在此,能否方便,把你這個關乎“性”以外的大事,給關注你的網友讀者透露一下呢?

  馬佳佳:我QQ空間打上杜蕾斯女孩馬佳佳,是因為杜蕾斯在全球名氣大,有品牌價值吧!也是由於最近流量的原因。至於說性以外的大事,也沒有什麼大事啦,我們開始從學校做營銷,然後再開實體店,通過微博吸引很多粉絲,後面拿到投資,組建公司,試著做了2年的情趣用品零售,酒店,公司一步一步也在轉型,研究了O2O,移動互聯網趨勢,有可能做一個媒體公司,酒店經紀,也可能是個科技公司,好好做技術,未來可能參與智能情趣器具研發,投資實體店,做線上和線下的渠道,打通O2O一體化,做好供應鏈等。

  記者:在第二屆天使投資人大會上,面對零點研究咨詢集團董事長袁岳對你的發問,你在回答中不認為自己是在做服務業,而把自己運營的泡否科技當做一家媒體公司看待。對此,能給我們網友讀者解讀下其中蘊含的奧妙嗎?

  馬佳佳:創業首先是活著,公司活下去是關鍵,定位媒體公司,可以解決生存問題。

  記者:那泡否科技被你暫時定位為媒體公司後,主要運營哪些業務呢?

  馬佳佳:互聯網唯一不變的變化就是“變”,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變化,我們業務一直在調整,沒定性。簡單給你透露下,除了情趣用品的零售,我們還在做社群,代言費,各類活動,投資估值,造概唸等業務,台北酒店經紀。摸著石頭過河,我寧願大家覺得我一直是個創業者。

  與資本博弈是創業者的必修課

  記者:你在接受多家媒體專訪或對外演講中,“社會轉型、過渡、變革”“互聯網時代”“互聯網思維”這些詞語經常被你從嘴中吐出去。問一個很直接也很傻偪的問題:以你目前所掌握的智慧來判定,你覺得中國社會在未來五年或十年,會發生怎樣的明顯轉型,或者說會發生怎樣的變革?

  馬佳佳:我想這個問題得去問政策想咋變革,膽子大的企業家可以做個風口浪尖飛起來的豬。未來10年的變革,可能首富馬雲能預測。呵呵!

  記者:作為一個被報端網絡推到風口浪尖飛起來的90後創業明星,你也經常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天使投資人,你覺得作為一心想把利益最大化、心裏時刻裝著一本萬利的生意經的這些投資大佬,比如徐小平之流的人,對於創業者本人而言,他們到底是“真天使”還是“假天使”?創業者能給自己的投資人做利益之外的朋友嗎?

  馬佳佳:與資本博弈是創業者的必修課,另外只要創始人有獨特人格,強個性,高雄經紀傳播公司,做好產品,減少內耗。不要被資本綁架就ok。天使投資人現在的作用還是蠻大的,很多案例都是前期靠天使,創業是長跑,和資本家做朋友,一直是,只有品味一緻,才能長期持有。VC都是有銅臭的嗅覺的。我和我的投資人臭味相投。

  性愛本身是人體的一部分,就像洗手這麼自然,自如。

  記者:你曾說,裝偪是人類進步的動力,一切沒法幫助用戶裝偪的產品都是爛產品。那你目前泡否科技運營的這些情趣用品,是不是在幫用戶提升性愛質量的同時,也在充當用戶在異性面前裝偪的祕密武器啊!

  馬佳佳:裝偪的標準就是要,臉皮厚,敢於自嘲自黑,扮小丑,能自娛自樂,不生氣。情趣用品能提高愛愛質量,無論一個人使用,還是2個人玩,也可以多人happy ,高雄酒店經紀!可能剛剛開始不能接受,嘗試之後就會有平時未曾有過的體驗。感覺棒棒滴!性愛本身是人體的一部分,就像洗手這麼自然,自如。

  

 

  創業就是這種狀態,上了一個獨島,你得一個人去承受一切變化

  記者:因為你在媒體上的大量曝光率,有人說你年少輕狂,也有人說你玩世不恭,有人偵探你的過往,也有人密切關注你現在的創業成績等著看你的草草收場,更有人期待你面對未來如何變局。你怎麼看自己目前所處的這個狀態。

  馬佳佳:目前互聯網創業軍團普遍心浮氣趮,不冷靜,熱錢過多,泡沫嚴重,互聯網10來年,基本一年一個新概唸從早期的門戶、搜索、論壇、電商到如今團購、微博、O2O和移動互聯網,什麼大數據、雲計算,智能終端等。再插上互聯網思維的翅膀,感覺高大上。這二年移動互聯網欣欣向榮,我想很多年輕的創業者和我一樣,玩的就是心跳吧!一首歌特別能代表現在的心境:“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侵襲,茫茫人海,狂風暴雨。風不平浪不靜心還不安穩一個島鎖住一個人。”創業就是這種狀態,上了一個獨島,你得一個人去承受一切變化。你可以借船出海,見風使舵,站在風口浪尖,看自己是否能飛起來,當然摔下來也是很痛的,可能也就這樣死掉了。

  記者:你曾表示在企業家群體中你很喜歡馮侖,因為他是這個企業家群體當中活得最明白的人。那對於作為同樣一個在企業家群體中頗有影響力、又略帶“政治、詩人”標簽的人物――王功權,你覺得他在中國這個社會,活得明白嗎?他目前的遭遇,值得嗎?

  馬佳佳:一個人在社會有多重屬性搆成,一個人只要有1、2個亮點讓別人記住了就值得,至於功過是非,得一分為二的看待。這得看我們用什麼顏色的眼鏡去看他們。有企業家出場就是光頭,有的出場穿紅衣服,也有企業家帶墨鏡,有帶透明眼鏡的,也有色彩斑斕的。也許這是一種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。我想是他們對生活的一種表達,也是在彰顯個性。給自己一個特色。

  所謂價值觀,也只是強加於人,或者被迫接受

  記者:你曾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,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很多時候精英階層會編造一些價值觀,讓別人為他打工。”那你現在作為一個科技公司CEO,貨真價實的BOSS,高雄酒店經紀,你會編造出一個什麼樣的價值觀,讓目前的員工死心塌地的給你打工呢?

  馬佳佳:在中國,很少員工能呆在一個企業10年以上的,除去有股份的,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人才在流動。管理公司自有一套,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。馬雲說員工離職的原因可以掃結到兩點:1、錢,沒給到位;2、心,委屈了。這些掃根到底就一條:乾得不爽。員工臨走還費儘心思找靠譜的理由,就是為給你留面子,不想說穿你的管理有多爛、他對你已失望透頂。仔細想想,真是人性本善。作為管理者,定要樂於反省。企業家都是兩面派,對外對內都是口是心非,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。所謂價值觀,也只是強加於人,或者被迫接受,當然很多時候不明覺厲的腦殘粉會跟隨到底。雖然不明白你在說什麼,但是聽起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!我今天的觀點和10年後的可能就不一樣了。今天創業的初衷和10年的又不是一個檔次。至於是否有死心塌地的員工一路跟隨,也不強求,國外打工遊學,不同階段用人標準不一樣,來你公司上班的,還是給員工工資和獎勵最實在,也最能帶動他們積極性。

  記者:你作為從平民揹景中成長起來的創業明星,對中國千千萬萬的平民揹景創業者,有何乾貨分享給他們,飯局小姐?帶動他們一起緻富。如果中國組建一個“90後創業家協會”,你覺得你會是主席職務的不二人選嗎?

  馬佳佳:“90後創業家協會”主席職務我當仁不讓。關於創業話題,三天三夜沒說完,我們很多小伙伴經常促膝夜談,一提到產品等,常常是口若懸河,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,又如黃河氾濫,一發而不可收拾。

  創業這幾年以來,也走過不少彎路,一路摸爬滾打,個人覺得互聯網方面創業,虛心向三座大山百度,騰訊,阿裏學習。百度產品係列一直遵循“簡單可依賴”性格,馬雲在《贏在中國》也說過,一句話解釋不清楚的項目不是好項目,夜店。李彥宏同樣鼓勵創業者要鬧中取靜,學會判斷。好的盈利模式其實根本不需要去融資,台南酒店經紀,一年能賺100萬,何必去融資1000萬美金呢,最後希望和我一樣的創業者能夠找到“割韭菜”式的盈利模式,收割完一茬韭菜又一茬,可持續發展。

  記者:優酷網上許多有種、有料、有趣的媒體節目,都放在優酷財經這個頻道欄目。在專訪你的最後,我想帶著征求你本人的意願問你,把這次專訪內容放在我們網媒財經相關的欄目板塊發佈出來,你有意見嗎?

 

  馬佳佳:無異議。